台中行

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很恶心,很生气

修订过很多次,我也编辑过,问题是

1.之前所有编辑都没有改变最初最全面的那个结构,基本虚拟人物百科需要的所有条目和演员剧照,还有摘引自哪一版本,书有好几版,全都要加信用出处,现在删得基本结构全没了


2.从没人加cp向的标题。我现在很心寒了,手边只有单人cut,百科编辑条目是分门别类的但我没有留过底,一直以为已经很全面不需要再动了,没想到这个样子。不知道该说什么,但我知道苏蔺粉没有干过这种事,偏谁家的也很明显,他改就改,结构和引用条目全删我真的没想到,从没见过编辑百科删光以前的结构跟引用参考的,编辑真的很累,删掉真是秒秒钟。


完颜冰:







蔺晨百度百科最新版词条,原著相关描写和单人剧照被删掉五成以上,剩下的加上《毒舌情切》这种标题。
求求蔺苏粉,不要用cp滤镜侵占单人词条可以么?之前的版本从没有人加cp滤镜,可不可以放过单人?这是为了让一般读者更了解这个人物,为什么非要删掉更全面分类更清晰的版本,替换成资料少又有cp滤镜的版本?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?
百度百科单人词条,是人物单人粉精心编辑过的,换掉他人心血代之以cp宣传,这得是心里多偏另一个人物才这么干?单人百科也不该由cp粉来污染,只求放过,谢谢大佬,只求放过




图画展现给人的信息一般更多更直观,相较文字也在一定程度上切断了更多可能性,所以一旦绘者不节制,就会更极端。无法表达更好意图的画作,就只是技术而已。

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

江东绪:

這樣打擾我的讀者,我也很抱歉,但我很認真地轉這篇文。

這篇文提到的,真的也只是一小點,雖然它是主要的一點。

我現在只說一件事,現在已經完全等於不看自己寫的cp相關同人,完全不在圈,但是我能對自己寫的一切文中人物處理問心無愧,過去是,將來也還會是。

人物處理本來不是難事,無關能力,關乎良心。

我肯定不能夠說,我寫的AB文,BA看了也一定能爽到,但是我寫的AB文,A粉看了不會頻頻滿腦黑人問號。

感謝一切萍水相逢。無論好壞都是修。


nichoLee:



※纯属个人观点,毋需对号入座,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 @Laceration 




 




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,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,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,望周知。




 




 




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。




 




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,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。




 




A是B的痴汉,A喜欢偷窥B洗澡,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,最后由于压抑不住,A强圌奸了B。




 




没想到,A竟然喜欢B,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。




 




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?




 




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,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,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吧?




 




那么好,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,依旧是同样的剧情,你是什么感受?




 




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?




 




对西皮两方的偏重,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%与50%,包括我自己。




 




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,有人则相反,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。




 




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,这也未尝不可理解,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:两个角色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优劣之分。




 




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,不说其他,就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



 




也是最近,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。




 




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、变态,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,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。




 




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,她只苏D,对其他角色无感,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,只能写CD。




 




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,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。




 




既然如此,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?




 




要是交换一下立场,把D写成痴汉变态,你觉得如何?




 




 




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,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,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。




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,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,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,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。








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,就是痴汉。








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;也不清楚若是有,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。








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,痴汉是犯罪,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。








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,就像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”一样,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,成了句笑话。








日本虽然色圌情产业发达,可男性一旦被扣上痴汉的帽子对今后人生的毁灭是难以想象,外加取证困难,能自证清白的并不多,所以在高峰时挤地铁的男性普遍会双手都抓住车内的拉手,以免被错认为“痴汉”。






 




我们再来代入下,你站的西皮AB,A是B的痴汉,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,偷拍他的照片,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。








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,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,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,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,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。








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?








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,你感受如何?








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,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,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,追求刺激。








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,他从来不是痴汉,不是强圌奸犯,不是色圌情狂。








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,你会觉得好受么?






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






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,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,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。








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,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。








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,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,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,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,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。








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便很难回到正轨了,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: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,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,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。








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,那么请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。








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,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。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,而是在仇恨中发酵,成为积怨的一部分。




 





囤积发酵的恨意指不定就会让圈子分崩离析。








一句话,你不在意,大有人在意。





以上




2017.3.8


❤️太太也要一切安好

Aqua Blue:

脑洞如题,胡八一考(盗)古(墓)的时候发现无名将军的墓,结果发生了神奇的事情,他看见了长苏的生平,以及另一个自己……

新年礼物,送给 @江东绪  @台中行 φ(゜▽゜*)♪

希望太太们喜欢~以及,新年快乐!

真正重要的不是完美的结果,而是过程中自我内在的成长与丰盈。在爱与被爱的过程中让生命更丰盈、更充实,最后找到自己生命中属于幸福的那份答案。

——凌茜《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


江东绪:

舞雩太太《茶酒伴》剧情向MV >w<

个人入坑一周年纪念

送给 @Aqua Blue 太太、 @楼上风光无限好 和 @台中行 

及所有喜欢或喜欢过苏蔺的朋友

这是目前自己能有耐心做到的最好程度

在没有用PS调色和波形图的阶段……

一直想弄些有剧情的、可以用来卖安利的视频

虽然这个不能】惨笑。

怎么会用这首歌,是灵感先跟我动手x

这是另一种讲故事的方式,虽然我对此不是很熟练。开始剪了六个小时突然软件闪退,然后真的找不到只好从头重来=)眼睛打这么长可能算上了红血丝2333.

假装有剧情系列……不论如何……

风雨如晦……。

云胡不喜。

受众小一定高级吗?以龙梗事件为例

沅江轻素:

以茱芋和绪太争执过的龙梗一事为例,这件事中,写手江东绪的文字是原创,但仍然有人到绪太主页以外的地方留言称之为抄袭,最轻也是说用梗,主要有两点引起争执:

1.绪太原文连载第二节涉及画手人间携手的图中场景:蔺晨拿盆给龙喂药。(现已删除)

2.绪太的文设定梅长苏及其所在的皇族血脉是龙,是在看到过将梅长苏设定为龙的图之后。

 根据这两点得出的一个最大指责是,绪太不遵守同人圈礼仪。加上前两个,主要是三个问题。

 不妨先说同人圈礼仪。 

我翻绪太相关文下评论,看到绿苔的这句话:

什么圈子啦,高来高去的文学理论啦,cp啦,平台啦,lo主想得太多2333333333

 那么可以假定,没有圈或者这件事不需要加入一个圈的额外判断标准。

 但是,绿苔之后在自己的文章里说: 

前不久我去某海岛度假,当地人说他们这里岛上渔民相互之间都认识,基本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治安水准,因为是熟人社会,又是封闭的小岛,谁做了什么事,哪怕是偷拿了隔壁家的鱼,所有人立刻就都知道,这个犯事的人在这里就混不下去。 我们所说的同人圈,恰恰也是一个半封闭的熟人社会。 


我先要引用一位真正来自农村的写作者的文字,来回答绿苔这种桃花源式的描述: 


越是落后的地方,愚昧的地方,五浊盛行的地方,讥讽诟病的声音越多过安慰惋惜的声音。过去的乡下,如果两家有嫌隙,经常听到这样的话:等哪天某某死了,我要摆大酒、演电影。 

居住在那种环境里是没有安全感的,你不知道哪天会有谁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跟你产生纠纷,大打出手。你种一棵树,离他宅基地近了一点,他就诅咒你不得好死。你家洗衣服的水,倒在院子里,流过他家屋后,他就要骂你断子绝孙。 

这种心,并不因为人们从乡下搬到城市而有本质的改变。很多自称逼格高的网站——其实,仅仅是流行逼格一词,逼格就已经低了——评论区里充斥的谩骂、侮辱,毫无理由的地域歧视,人身攻击,就可以见出环境的糟糕。 


(说得难听点,如果半封闭的熟人社会环境真的很好,干什么要改革开放要上网呢。地方小,总有一部分人的声音比另一部分要响,但最响的声音不一定就是最有道理。) 

绿苔又说:

“对于知名作品,如影视作品、正式出版物、经典戏剧、漫画甚至歌曲,获取授权不现实,那么当发生借用、借鉴、paro、参考、引用时,进行适当的标注和声明是基本的道德。” 

我在绪太声明下的评论中看到一条,大致是说,打声招呼就可以了么?如果画手不同意你能写么?

 那么可以反问,随意玩一个作品的paro,声明就可以了么?如果原作者不同意还能玩么?

 这么问同人就不能存在了。 就是因为同人作品没打算用来营利,用来给小范围的一些人自娱自乐,仅为表达自己对原作的理解,所以才可以玩。

 绿苔又说:“套路既然已经成为套路,如果一成不变自然会被读者厌倦,所以在进行同人创作时,更多地加入自己的改编创作,才能让大家更有新鲜感更有兴趣。”

个人以为,随意玩paro而且觉得AU永远玩不尽,将两个故事营造的世界拼合在一起的省事做法,多少有才智不够却赚吆喝的成分。AU相当于产出两个作品的同人,正好树叶和茱芋都是此道中人,所以树叶才会说AU谁都可以玩,硬要把能指很多的文字拿来跟图比照,算出一个所谓重合比例,证明有文抄图这回事。 


今天文字和图像根本不是同一个符号系统,两者间的能指就不可能统一,眼下的技术也不可能将一幅画通过什么方式转码成文字或者相反。根源就在于两种艺术形式差异极大,根本无法出现谁抄谁的状况。只有一种情况例外:当图画是一个漫画,用来讲述一个故事,而一篇作品照着这个套路或者情节写了一遍(比如蔺苏的《如梦令》和《两心知》),这个才是需要事先征得同意的。这是故事之间的剽窃转移,而不是文与画。重要的是讲出来的故事,或者一个开启故事的机关(也就是同人圈喜欢说的梗的一种),而不能是一个常见的场景。

 然后我们按照第二种情况考虑,如果有问题的是这样一个设定:梅长苏可以是龙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这个“梗”要怎么说是属于谁的? 

梅长苏是龙,这么一个想法,其实就是同人作品的一种设定。

关于设定,绿苔说: 很多时候背景设定、人物关系和剧情是相关联的,paro其中一个还好,如果三项全占,很容易就变得简单粗暴起来。 假如我要写个史密斯夫妇paro,虽然人物替换成A君和B君,但从两人的关系、特工组织对立、事件、转折、结局等等事件脉络统统都一毛一样,电影里俩人在餐厅明枪暗箭然后滚地板,同人里在厨房里明枪暗箭然后滚床单——这样的同人,虽说可能不抄台词,但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个电影山寨,除了替换成AB两个人物,满足CP粉的YY,又有什么价值呢? 忘记在微博上看到哪位知名写手曾经说过,剧情套路是可以学可以模仿的,但一部作品的剧情,实际上是由一系列的剧情节点串联起来的,很多时候剧情节点未必有独创性,但串联方式有。简单粗暴地复刻他人的串联方式,是不可取的。 


这么说没错。但是具体到绪太的这个例子中,会发现绪太的故事除了使用龙的设定,涉及一个场景,和茱芋联系的文手产出根本无关,两边的故事也是完全大相径庭。而茱芋在对话截图中所说的“文建立在图的基础上”,也根本不成立。一个独立的设定,根本不能产出故事,茱芋这个设定原本就是来自电影《他是龙》,设定用在了《琅琊榜》同人作品上,非要说绪太抄画手设定,实在是极其尴尬。本来不是自己的想法,又不会像苹果一样失去,谈何借梗,又谈何抄设定。

 事实上,一个偏向于苏蔺的写手和一个偏向于蔺苏的画手,而且本来是陌生人,不可能按照熟人社会的模式来处理,既然是陌生人,那和任何一个地方的处理方式都是一样的,就是讲道理。 

绪太当初回应树叶的时候,说了一句话,让我印象非常深刻:同样在地球上,月亮在大街上看是圆的,不可能从平面玻璃窗子里看就变成方的。

 至于“法律是道德的底线”,这句话似乎经常听到。事实上,我就是当初替绪太咨询数个律师和法学生并提供对话截图的人。对于这句话,我觉得主要是因为法学院课实在太多,同人圈法学生少,否则法学生要闹了。 法律并不总是道德的底线。它有时比道德更高,有时比道德更低。如果要说差别,就是精微与粗疏的差别才对。

 律师太忙,没有空写这件事的法律意见。我当初把所有链接加上茱芋的微博给他看,他回应说:“贵圈……” “我知道,也许越小的地方蠢人越多。” “不是也许,是肯定。” 

原话如此,当初觉得太尖锐就没有截图发给绪太,又或许截过图但早已找不到,现在这成了后悔的事之一,因为我没想到在那之后出现了许多妖异的论说。 

绪太所有的相关回应我都发给律师看过,回答也是“江的辩解是正确的。” 

因此我无意在同人圈说法。

同人圈不讲法律是正常的,但总不能不讲道理。 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:交换苹果每个人仍只有一个苹果,但交换思想每个人都有两个思想。 苹果和思想到底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,但人们经常忘记这一点,所以才会动辄拿偷窃作比。

 (如果一个想法对先产生这个想法的人来说,只是财产或者可以牟利的东西,那我绝不认为这种态度适合同人。同人这个所谓的灰色地带,如很多大手所言,是一个为了表达喜爱的地方,不可能通过这份喜欢得到什么经济利益,而出本之类的事情只是刚好情书字写得好看可以卖钱。) 

比如你这边的火是从某处引来了火种,有人拿根树枝从这里再引火到别处,别人也没有不愿意声明是从你这里引的火,你跑去说不可以,一定要把火灭掉,这合理吗? 

有人评论说画手脸大,也有画手太太评论表示画手霸道。从两人聊天记录的对话中可以看出,画手表达的意思是,你看到我画才想起来要写这个兽化梗的,所以你不许写。

 这不是脸大不是霸道又是什么? 

绪太从头到尾关注的就是能不能继续写那个故事而已,也从未拒绝声明灵感来源。

值得思考的是:1.如果这是一个毫无争议的典型事件,最初不会有没在苏蔺圈出现过的常用账号评论去评论支持,在本来不认识绪太的情况下;2.如果绪太真的发心不好,绝不会在一幅图出现之后的次日白天就发文,最初还打上跟图一样的tag。 当初画手要求的就是声明灵感来源甚至删改涉图部分,绪太并不会拒绝照做,参见网友未遮山的评论:http://yunyun1902.lofter.com/post/1e53354f_c18f9ff 


我想再引用一段话,这位网友当初写下来的时候树叶并没有当一回事:

 叶太在声明里提到,自己是个“干新闻”的,或许是将要,毕竟还没有开始从业。假设这是您的案例,就当作是您提前开始大三的实习:您是否曾经联系上江东绪本人,尝试从其视角,了解其真正所持态度,态度背后的因由,及其与芋太就“龙梗”一事起争论的始末并拿到完整的聊天记录?——还是说,江东绪的声音,被一派“蜜汁逻辑”的批判所遮蔽,因为无助于故事的书写,进而作为无用的素材被剔除? 在双方声明之下的评论中,固然有理性探讨,但仍有不少好事者对江东绪本人,极力往“恶”的方向,进行毫无事实根据的妄自揣测,并加以污蔑性词语。——谁给了任何人资格,躲在虚拟世界里,对他人进行造谣与谩骂?难道这属于龙梗事件客观探讨的一部分?摆事实,讲道理,不出恶言。即使未经九年义务教育,都知道这是一个人应有家教的体现。 

她最后说: 很多问题可以讨论与反思,有自己的意见和态度,但不必闭上眼睛、关上耳朵,却只从唇舌中自我高潮,喷射与对讨论无裨益的毒液。 做新闻这一行,久而久之就会知道,你去表述一件事,背后永远有其话语权力体系运作的规律,人有立场,只能作选择。事实不是被反应,而是被书写与被塑造。没那么崇高,没那么热血,一切都是生活。但选择以外,总有其余的感受和理解。 可以只说自己希望看到的故事,达到自己的目的,但无碍去了解一整块版图。对龙梗事件的双方来说,都是这样。 

常言道知人论世,每个人说话都是有其人内在原因的。有人喜欢玩AU,所以说谁都可以玩。有人想当记者,所以要写新闻评论。有人有人微博分粉丝很多,所以什么事挂人都有用。我不过是个学过基本语言理论的英语系学生,受家人影响很早就开始了解编辑之类的工作。我想表达的就是,从一个编辑的角度看,一个搞文艺的,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文艺,面对人类如此丰富的文艺遗产和创作理论,都没有必要把自己以及自己的想法太当回事。(请注意,这绝对不是说有人可以随意拿你创作的故事为自己谋利,只不过需要分辨自己想到的东西,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,又在何种意义上具有资格去声讨。)应当思考,是否自觉或不自觉地受过其他作品(无论前人还是同时代人)的影响,我甚至可以打包票,文艺有如书法,没有吸取过百家之长,甚至不可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去表现和表达什么东西。我们应当意识到的是,无论是学术还是文艺方面的集大成者,都远远不止是一个收集者,而必定是一个有洞见、有创见、有美好灵魂的成就者,一言以蔽之,一个能建立话语体系、讲述最精妙有益的故事的人。从这一点出发再进行判断,而不是上来就高喊维护权益、争夺话语权,必定会给文艺创作者这样的身份带来更多的体面。想法永远是想法,是才智的片段,尤其在同人这个无法追寻经济利益的半开放领域,每个人都需要审视自己实际的权力大小,然后再进行创作与爱好方面的交流讨论。

 最后,顺带,茱芋和人间携手在批注图的时候都大量使用红线红字,宛如大字报。相比之下,绪太对所有图的批注都是蓝字为主,少数用橙色,虽然色彩不能说明太多,至少观感完全不同,虽然绪太不是画手,给出的图却更耐看一些。而茱芋在挂人之后,为了在苏蔺圈刷存在感,频繁乱打苏蔺tag,真正有苏蔺倾向的图反而不打,其意图和心胸也很了然了。真有道理就讲道理,没必要在这些地方虚张声势,在绪太以外的主页评论留言,特地去讲与那些lo主无关的事情,则不符合应有的风度。

 关于见地,关于才智,关于温情与善意,都是毋庸多言的事情。

my的小蚂蚁:



《墨水图鉴》


做了一个自己墨水款式类型的分享


是一些比较个人的看法希望能为大家带来一些简单的科普!


再次道歉

在我开始写这篇之前,其实我还没有发现这个误会。

中午聊天之后看到 @云十四 太太的挂图,然后我马上就打开电脑写致歉文了,但是我刚才才发现:



头像与跟我有关的云十四太太不符,所以中午是因为艾特错了人,道歉并未及时送达,还打扰了陌生人,万分抱歉。

然后……我已经不知从何说起……

手机QQ八月重新安装过,当时又没有及时漫游,电脑上完全找不到记录。

但是,根据记忆和其他辅助信息,我能确定的事有这些:

1.7月20号之后,云十四太太没有再给我发过消息。

7月20日下午,我还在小学期,跟同学一起拿小组PPT给老师展示和当场修改。我跟云十四太太比较长而有效的聊天记录集中在那个下午。

我在lof上的稿约文案近于格式刷,很多太太都收到过。都是在约的同时就问稿费标准,如果不重视这个问题,约稿的时候不会特别主动问。无论何时都没敢在稿费问题上怠慢过。加了QQ之后,我又问过新图的授权。

当时的想法是,先普遍要授权,然后才能在给了授权的图中选择。这是个比较特殊的收集过程,不同于其他约稿,确定就要这样的,当时对四大花色和其他设计有了初步的构想,但具体牌面是什么样子,只知道大致需要多少线稿、多少水彩、多少板绘全彩图,具体到哪一张能要不能要,真的全都是未知数。

当天下午太太主要跟我讨论了牌面、牌体系、稿费和二宣名字的事情。

7月20号的聊天记录是真的找不到了,只剩下一个尾巴。


此后与云十四太太就没再有过消息往来。

7月20号之前,我向她分别问过几张图的授权,都获准许并表示感谢。

7月20日下午是云十四太太主动发消息给我,问我一宣为何没有写她名字,我回复说二宣确定牌面后再统一写。

那一个下午云十四太太发的几乎都是语音消息,当时我一边听同学的PPT展示一边插耳机听语音,印象很深刻。我学语言,听觉比较敏感,听过的东西从语气、声音到内容,印象都会比文字更深刻,所以时隔两个月还能回忆起来。

2.我没有产生过让云十四太太重画的想法,当时本子还没有延期想赶一赶,一律是旧图能直接用就用,不能用不会麻烦画手重画。所以也一次都没有主动向云十四太太提起过希望她重画,是她跟我提出,如果牌面需要跟花色呼应就按照牌面来改,但我没有专门回应过这一点。肯定不存在我“要画手太太重画,还说了好几遍”这样的情况。

太太原话跟我说的是,如果确定要这个图,稿费就是(70-100)这个标准,然后希望二宣里有她的名字。

这句话里三个要求,只在七月二十号下午分别强调过,应该是两次。我每次都认真回应同意。

再强调一遍,我个人对一切太太提出的稿费标准,没有过任何反对意见,目前所有插图与卡牌稿费,除了最初相商说售后再付的和尚未完成的以外,已经全部结清。都是按照画手提出的标准,画手没有标准的情况下,都是协商好的价格。

因为,我不会刀啊。本来还想给文手太太一一发稿费,参本太太全都很辛苦,我只想多给。早就做好亏的准备,绝不会因为价格弃图。


谈稿费是这样的,当时我先问她,云十四太太说她看我们这边怎么开,因为当时问授权的一张是比较久的图然后完成度不高,一张是小头像,我也还比较模糊,就先自己说,然后太太语音说妹子你开这个价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啊,我意识到自己不会开就赶紧问她,她说怎么也要70-100,接下来我没有被吓跑不回复啊,后来的确是付过这样的价位,她接着语音讲比如塔罗是怎么弄,我回说塔罗太多了等等,总之就是继续讨论下去,最后太太说确定要就说一声,没讲要不要都说一声,然后我说好的,后来就再也没有过对话了。


3.重点,重点是,刚才看到太太的声明,说我今天道歉的说辞她昨晚就看过了,我真的吓到,将近两个月间完全没有过消息,我们之间7月20号后第一次交流是今天我看到链接之后给太太留言, @云十四 太太居然会在昨晚看到过我致歉中的说法,我真的很惊讶,亟需云十四太太回答一下这个困惑,是否有QQ号然后太太聊错人?我约图的时候就有画手太太跟我说把别人当成我,对方还跟她说改这里改那里,直到最后才发现聊错人。


我绝对无意为这件事跟太太撕,首先,虽然不用图没有告知是很不好的事,但是这件事也很清楚明白,没什么更多可说的。太太的聊天记录也丢失了,我就非常遗憾不能回顾反省当时沟通中的问题。当然,主要问题应该不是出在7月20号,而是在那之后最终不用图也没有去说。第一篇被挂,重点很多,我逐个解释,画手太太指出:你应该通知我,我发现自己做的是不妥,但是她已经开始生气了,我道歉后她说“挂定了”,第二篇被挂,重点明确,所以我明确道歉,可是还艾特错人。

这些话私聊时也说过:

我解释第一篇挂文提出的质疑:

太太回复我说:


所以我想主要问题还是比较集中的,就是我第一次道歉的问题

今天在跟太太沟通过之后,我一直都明白自己错在哪里,并且为这个而懊悔,我现在再次为没有及时告知不用图这件事向 @云十四 太太道歉,并代 @夜行衣绣 向太太为她的过激回应道歉。严肃声明,她们的回应不代表我个人观点。

郑重道歉

同人合志从策划到制作的过程颇为漫长,期间百密一疏,从主催角度出发,最重要的是与文手、画手、印厂、代理等人的沟通。每一次都有新的东西需要改进学习,比如这一次,我就发现自己在沟通上还是消极了一些。

比如遇到图因为各种原因不能用的情况,画手愿意授权而尚未支付稿费,我不能仅仅在二宣时艾特已经用了图的太太。应该跟所有接触过而最终没有用图的太太打个招呼,尽可能斟酌措辞,说声抱歉。

我本来的想法是,同意授权但后来没有用图的太太,不知道如何当面表达,只好用二宣表达:最后用的是这些图。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,由此就知道了。

但是这样的想法不对,很多太太三次元很忙,虽然知道有那么个宣传主页,但不会多关注宣传信息,这样对她们来说就是我问过一次授权和稿费的事情,然后也没有要原图,也没有说最终要不要用,就没下文了,这很不好。

通过这件事,我发觉自己的沟通还是比较消极的,总以为很多事不用明说别人也知道了,这一点要改。

在此郑重向 @云十四 太太道歉,接下来会找时间慢慢跟所有联系过的太太沟通。

天机堂all蔺本印坊:

这是一个诚意满满的本宣_(:зゝ∠)_

苏蔺cp的第一个合志!

原作:海宴《琅琊榜》

CP:梅长苏×蔺晨

合志名:寒尽

文手: @七叶歌  @十二木是二  @Ide Reiya  @天席  @无清  @兰雪茶  @江东绪  @凭栏听夜  @春天的故事  @养梦老妇人  @楼上风光无限好  @舞雩 

画手: @629  @Figwit  @inori  @千灯 - 吃土ing  @巳九  @上上五千年_  @包包包纸  @苏 小 遇  @茶喵  @鹿林白  @鹤留行 

外封: @白砚川 

内封: @千灯 - 吃土ing 

内封题字: @横夏

内封用图: @鹿林白 

印章: @方北樘 

特典特约画手:肆壹

(Guest名单待定)

宣图: @千灯 - 吃土ing 

排版: @千灯 - 吃土ing 

校对: @何副官 @台中行

主催: @台中行 

淘宝代理:XMOON工作室

预售时间:7月15日上午6:00~8月15日18:00

预售链接请走这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寒尽,是一个故事的结束和开始。

冬至以后就是立春,白日一天比一天长,是好兆头。

其实世事周而复始,寒冷不会有尽头,但开春总是充满了美好的希望,仿佛苦尽甘来。

山僧不解数甲子,一叶落知天下秋,是深山中的隐居。

这两个人,如果有结局,无论是悲是喜,总归在世俗之外。

几世几年,今夕何夕,那个静观天下又无迹可求的人,既是远方,也是归宿。